第039章 凭什么觉得我在纠缠你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271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“但是谁能信呢?”一旁的赵文娟接口道,“大家只会认定你跟陆修瑾过了一夜,如此闹得沸沸扬扬,日后你还怎么嫁人呢?不是妈说你,你这么闹腾下去,我们家迟早跟陆氏的关系迟早会崩了的。”

听着似是关心,实际上无非就是责怨,也让盛明知道她闯的祸有多严重。

“我盛明的女儿还怕嫁不出去吗?”盛明有些不悦地说道,“不过嘛,你妈说的也有道理,这样的报道传言总归对你的名誉不好,还有,陆家那边,你不想嫁便不嫁,一个陆修瑾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女儿值得最好的。”

一番话说得盛十九鼻尖泛酸,盛明对她是真的宠溺到了极致。

“爸,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。”

盛明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,“最近我女儿的嘴甜了不少,而且也乖巧了许多,爸爸很高兴。”

……

虽然新闻报道被压制了下来,但网友们的评论依旧很多,并且骂梁筱媛的话越来越不堪入目,盛十九心底涌起一股不安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

直到事情过去的第三天晚上,她从图书馆出来,一辆面包车向她直直地驶来,她下意识地要躲。

紧接着,面包车在距离她一公分的地方停下了,车内有两个黑衣男人走了下来,“盛小姐,我们老大请你去一趟。”

这人她见过,那天晚上就是他压着丁媛到了停车场的,是陆修瑾的属下。

“找我做什么?”盛十九心底一惊,双脚下意识地往后退,握着书本的手不由得紧了紧。

“你去了便知。”

说着,两个男人伸手将她拖上了车,任由她怎么挣扎,却还是被按在了车上,根本无法动弹,她咬了咬牙,“陆修瑾又发什么神经?”

没有人回答她。

半个小时后,面包车在星耀会所门前停下,盛十九被拖下车,一路来到其中一个尊贵包厢门前,其中一个男人推开门,随即将她推了进去。

盛十九重重地跌倒在地上,手掌擦过地面,顿时传来一阵疼痛感。

包厢内,陆修瑾坐在沙发上,他高大的身材透着逼人的威压,以至于整个包厢都弥漫着可怕的震慑力。

他站起身缓步走到盛十九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盛十九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能耐?”

说着,他一把将她拎起,冷冽的双眸射出寒光,“我以为你没脑子,只能使出那些下三滥的手段,却不曾想你竟然还会筹谋?我看你真的是活腻了!”

盛十九迎视着他布满冷冽的视线,声音同样冷冽,“陆修瑾,你敢不敢好好查一查?你敢不敢调取酒店餐厅的监控?你凭什么认定了是我的筹谋?还是……你不愿意责怪你的母亲,就把火气撒我身上?”

闻言,陆修瑾怔住,似是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,“如果不是你的纠缠,她又怎么会替你安排?”

盛十九顿觉可笑,“陆修瑾,你也不过就是顶着男主光环罢了,凭什么这么自信?凭什么觉得我在纠缠你?”

她看小说的时候就觉得无语,男主陆修瑾若真的爱梁筱媛,就应该不顾一切,排除万难,包括一次性下狠手把盛十九给了结了,然后告诉所有人,他要定了梁筱媛!

这才霸气,这才是男主!

可磨磨唧唧的费了好几十章,作妖的女配盛十九还在蹦哒,理由就是,她是盛家的千金,如果了结了她,势必会影响两家的合作。

说到底,还是陆氏的江山重要。

说到底,一开始陆修瑾也并没有很爱梁筱媛。

“你若是跟梁筱媛是真爱,你就该马上跟她结婚,不顾一切!”盛十九的声音扬高了道,“可你自己顾着你的母亲,顾着陆氏集团的总裁之位,凭什么把锅甩给我?!”

说着,她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没做就是没做,我比任何人都不想跟你们陆家扯上关系,我比任何人都想安生!如果你一定要替你梁筱媛出这口气,不妨问罪你的母亲!”

语毕,她转身就要走出包厢。

不料,守在门边的两个黑衣男人伸手拦住了她。

盛十九咬了咬牙,“让开。”

陆修瑾缓步上前定定地看着她,大手用力地攫住她的下颚,“不得不说,你的口才好了许多,真是让人刮目相看,只是,即便如此,也改变不了你盛十九独有的让人厌恶的特质。”

说着,他挥了挥手示意属下,继续说道,“你说得对,我就该不顾一切,就该即刻办了你,永绝后患!”

闻言,盛十九眯了眯眼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这时,陆修瑾的属下从一旁推过来一个盛满水的鱼缸,紧接着打开上方的盖子,“老大,准备好了。”

盛十九看着那鱼缸,脸色顿时变得苍白,这鱼缸,这情形……

不就是小说里的情节么?

小说里,盛十九跟丁媛在梁华的寿宴上,将梁筱媛关在了男洗手间里让她差点窒息而死,陆修瑾决定不再隐忍,派人将她绑来星耀会所,然后将她丢入了鱼缸,盖上盖落了锁。

任凭她怎么挣扎,鱼缸里的水还是将她淹没,不会游泳的她,几乎就要沉溺而亡。

而如今,即便她没有参与寿宴上的那次计谋,丁媛也受到了惩罚和教训,可小说里的这个剧情,还是来了……

难道说,小说里的剧情是无法改变的?

任凭她怎么努力,都无法改变盛十九的结局么?

否则,怎么会兜兜转转还是到了这一步?

想着,盛十九的脸色越发惨白如纸。

她还没回过神,陆修瑾的属下便将她抬起丢入了鱼缸,男女之间力量悬殊,她根本无从挣脱。

“啊……”

跌入鱼缸的那一瞬间,她看到了陆修瑾嘴角的狠戾和布满阴沉的眸底,仿若从地狱来的撒旦一般,让人觉得可怕。

鱼缸里的水冰凉,以至于盛十九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着,她闭着眼睛用力地想要爬出去,可是头顶上的门盖早已落了锁。

而她身上的力气几乎耗尽,只能任由自己往下沉,水好似全都呛进了她的嘴里,鼻孔里,以至于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